推本书

永夜基王【大雾】,未完结,作者烟雨江南,烟男的书很棒,真的,《亵渎》是至今我心中的神书
《永夜君王》
简介:千夜自困苦中崛起,在背叛中坠落。
自此一个人,一把枪,行在永夜与黎明之间,却走出一段传奇。
若永夜注定是他的命运,那他也要成为主宰的王。
咳咳,这个挺严肃,标准起点流,但事实上,这书非常的有jj的味道_(:з」∠)_而且本身书的设定也超级棒,蒸汽啊机械啊,十大名枪把把帅到飞起
主角被捡到,然后被送去玩命特训,遇到基友,然后两个人眉来眼去【雾】,大有非君不嫁【雾】的气势,两个人分开后,主角闯荡接了个任务,然后。。穿了女装重遇基友。。(这是我映像最深的地方)基友画的一手好话,自己摸了一张主角的女装图,认出了女主,呸,男主。然后主角还有个弟控严重的哥哥。。和基友的对手戏简直了_(:з」∠)_
其实里面的妹子吧。。。还行吧。。女主我挺喜欢的_(:з」∠)_不过烟男的书。。。
烟男的书其实大部分都有点那啥的味道,上一本《罪恶之城》剧情也。。。,不过也挺好看~( ̄▽ ̄~),总得来说我很喜欢这作者,就是。。作者写文不是正职,更文略慢啊啊啊啊,所以永夜能不能更快一点啊啊啊啊

叶神,生日快乐( •̀∀•́ )
何其有幸,能遇见你!

喻文州生贺

到底是为什么要玩荣耀呢?
一向坚定的喻文州难得审问起自己这个问题。
他从来不是什么无聊的人,所以也从未如此直白地问过自己。
他盯着面前红木桌上薄薄的一张纸凝神发呆,想要透过这张纸看见曾经的年岁。

他曾在刚接过蓝雨队长的担子时一次与黄少天的闲聊中问过这个问题。
“少天,你为什么要玩荣耀?”
“当然是为了赢啊!”黄少天如是说道,“我跟你说啊,队长,当初我可是超级超级讨厌这个游戏啊!却硬生生被拉着去打了一场pk!结果把那个约战的家伙打得哇哇直叫!那叫一个爽!!队长队长,我跟你说,你看着!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能把叶秋干翻!”
……

假如黄少天是为了赢,那自己呢?喻文州依旧迷惘。

喻文州有些迟疑的拿起放在纸一旁的黑色签字笔,手竟然有些抖。他突然想起了叶修,那个用了十年来诠释荣耀,强大到无可附加的人。在交出一叶之秋时会不会手抖呢?

斗神叶秋,更名叶修。丢失了一切,却又重新创造了一切。草根夺冠,三十七连胜,似乎哪一样都是神迹。喻文州扪心自问。就算不算自己完全做不到的三十七连胜,叶修所做到的事他也完全做不到。
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玩荣耀又是为什么呢?
“荣耀,在玩十年也不腻!”
这句话不是说说的,可是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十年呢?
喻文州不懂叶修,也不懂他所坚持的荣耀,可是他懂叶修在面对荣耀时眼中闪烁着的灼眼的光,因为他自己也在镜子中看见过这样的自己。
也许就真的和叶修当初在调笑时说的一样吧,因为有趣啊,就只是因为有趣啊。
因为有趣,所以热爱,所以拼上一切去胜利,去获得荣耀,可自己呢?
手速被称为职业圈的耻辱,一直坚持带领蓝雨,却又被视为蓝雨团队赛上最大的攻克点。
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喻文州自嘲一笑,昔日的坚定如今却成了最大的笑话吗?真是……够了啊。
房间雪白墙壁上挂着蓝雨大家的照片,横列扫过,每一个人脸上,无论输赢,都洋溢着笑容。
特别的是,在第六赛季上,大家一起拥簇着奖杯。
真好啊,大家都在。
喻文州一声叹息,其实,这几年,最幸运的也许就是有了大家啊。
也许,这份荣耀的意义就是为了让我遇见你们啊,遇见,最优秀,最强大的你们。
喻文州轻轻盖上眼睑,打开了笔盖。
之所以打荣耀,就是为了遇见你们啊。
手不再颤抖,内心不再迷惘。
这即使荣耀啊,遇见你们,是我的荣耀。
右手低落,签下熟悉的名字——喻文州。
感谢,一路有你们。
笔落,落幕。

wolf

狼王周×杀手叶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多bug,酒喝多了写的。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个品种的狼,我造的!语死早系列!

快要下雨了。
周泽楷讨厌这样没有月亮的夜晚,虽然它身处这座钢铁森林里也看不见月亮。
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它,准确来说是对准了被周泽楷遮在身后的身体。
叶修,嘉世王牌杀手,昔日在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如今却昏迷不醒的倒在血泊里,浑身沾满血污,还被十几把枪指着,生命危在旦夕。
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就是叶修如今的境地。不过好在,他还有周泽楷。

周泽楷在被他捡到时还是个小狼崽,也许是因为周泽楷与众不同的银色毛发,也许是因为叶修那时想着吃点狼肉好过年,更也许是因为叶修从周泽楷金亮的瞳孔中读到了什么——他们是同类,一样的高傲,一样的孤独,一样的……强大。

真是好笑,叶修在看出这一点后嘲笑了自己,一个小狼崽,有什么强大的?真是,越来越活回去了。

洋洋洒洒的瓢泼大雨,冲洗掉了周泽楷身上的血污,叶修举着伞站在雨中,隔着雨雾凝视着周泽楷。

叶修摸摸下巴,蹲下身,把伞往周泽楷的方向移了移,挡住了雨,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后背被浸湿了。他用着罕见的温柔,轻柔地抚摸着周泽楷湿漉漉的银毛,向这只奄奄一息的小狼发出了邀请,

“要和哥一起回家吗?”

刘皓举着枪,一脸冷笑,他一手策划了一切,目的,就是达成眼前这幕好戏。现在,只需要他的手指轻轻一动,就可以砰的一声,把那位高傲到不可一世的斗神给咔嚓掉了呢。一想到这一点,他的手就在激动的发抖呀,怎么办呀,要是一不小心草率的就开了枪没有记录下这伟大的一刻,岂不是要后悔终生?

周泽楷冷眼盯着步步逼近的刘皓,肌肉收缩,时刻打算扑上去撕咬。

刘皓却毫不在意一旁的周泽楷,一头白化病的白毛狼而已,何足挂齿?在他的身后,可是有嘉世的十几精英人马。

“堂堂斗神啊,却落到今天的地步,后悔当初拒绝我了吗?”也不管叶修到底能不能听到,刘皓冷笑道:“哈哈哈,我就是想要看你后悔的样子啊,可惜呀,你却要在昏迷中就死掉呢,真是可惜啊,看不到高傲斗神的下跪求饶后悔的样子了呢~而且,旁边这头狼好像想把你吃掉呢,葬身狼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毕竟,像你这种人,入土为安都算污染土地!”

昏暗的灯光下,刘皓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浑然未察觉危险的悄然接近。
“刘堂主!小心!”
可惜喊叫来的有些迟了,周泽楷已经落下,一身银毛闪耀,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银鬓的血污,那是刘皓手腕的血。
刘皓的枪也随之落地,被周泽楷爪子一抓,丢到了身后。
“杂种!”刘皓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抓废了手腕,心中大为恼火,也顾不上什么风度,对身后的手下大喝一声:“开枪!”
众人得令,正欲对着叶修开枪,却又被刘皓咆哮着制止:“对着那只狼!叶修,只能由我亲自动手处死!”
枪头调转,对准了周泽楷。
周泽楷却毫不畏惧,纵然没有月亮,但这昏黄的光线,空气中散发着的甜美血腥味,也足够激发出他生命本能的血性了,他可是狼王啊!真正意义上的银色狼王!
爪子向后狠命一抓地,这是要进攻的征兆。
枪声响起,子弹四飞,周泽楷不躲不避,反倒高高跃起,直扑敌人的脖颈。尖利的指甲弹出,在脖颈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飚射出,在空中划出一幅优美的画面。周泽楷沐浴在血中,一身华美的银毛被血浸染,尊贵的金色兽瞳血色越来越浓。嗜血,对,周泽楷想要见血,想要撕裂掉眼前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那个曾经站在他身前,如今却躺在他身后的人。
周泽楷转眼杀掉一人的疯狂举动,竟把眼前这群常年在刀尖上舔血的杀手一时震慑住了。一只白狼,尽能转眼杀掉嘉世一位精英杀手,这太疯狂了。
周泽楷可不管这帮人类怎么想,他不断在枪林弹雨中跃起,指甲,尖牙,他用着他所有的手段收割人类的生命。鲜血彻底将他变为了一匹血色的恶狼!
叶修看见这样的自己是不是会生气呀?周泽楷享受着血雨的沐浴,有些难过的想,叶修最讨厌一身脏的自己了。

叶修讨厌给周泽楷洗澡,每次给周泽楷这只小狼崽洗澡,自己就会被迫也被洗一次。明明自己最讨厌洗澡了啊!

“小周啊,要不咱们商量一下,你乖一点,自己去洗?”叶修也不管周泽楷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一脸贱笑地跟周泽楷“商量”。

可周泽楷却只是像只小狗似的摇摇灰扑扑的尾巴,金色的瞳孔一愣一愣地盯着叶修。

“别跟老子卖萌!”叶修受不了周泽楷这种湿漉漉的眼神,“你看你,银毛都成灰色了!小心哥不要你了!”

周泽楷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叶修说不要自己,摇动着的尾巴放下,尖尖的耳朵有些蜷缩,银毛小狼这幅样子,是个人都会觉得可怜。

叶修到底还是个人,叹口气,“你丫不是狼吗,有点威风凛凛的样子行不,你还打算以卖萌为生啊!”说着,抱起了周泽楷,往浴室走去。

周泽楷被叶修抱起,心里有些撒欢,伸出粉色的小舌舔了舔叶修的右手。叶修的手一向娇贵敏感,被周泽楷这一舔,叶修有些受不了,一下想缩回右手,却被周泽楷顺势咬住。

“卧槽!周泽楷你大爷!这还咬上了!”

叶修有些怒,这可是吃饭的东西!他又不会用左手,咬坏了,难不成以后左手杀人!
“嗷。”周泽楷看着叶修阴沉的脸色,放开了牙。小狼的牙不大,但也尖利到足以撕咬猎物。好在周泽楷没太用力,只给叶修的手上留下一排渗血的牙印。

“周泽楷!”叶修心疼的看看自己的右手,这狼熊的!“今天你丫自己洗!”

叶修揪着周泽楷丢进了浴室,给浴缸里放了水。随后离开了浴室,去找消毒酒精。
叶修的家比他本人还要邋遢,整个摆放乱七八糟。叶修翻了半个家才找到医药箱,搞得叶修十分怀疑假如他急需急救,会不会还没找到医药箱就
先失血过多身亡了。虽然,他可能一辈子没这种机会,毕竟他可是杀手界的教科书嘛!
还没涂呢,周泽楷却从浴室里传来一声狼嚎,吓得叶修失手把唯一一瓶医用酒精掉在了地上,玻璃破碎,酒精四溢。不过叶修也没管,因为他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狼他喵的不会水啊!
急忙赶到浴室,却被眼前的狼藉惊呆了,镜子,瓷砖上到处是划痕。对,没错,就在他翻箱倒柜这段时间,周泽楷把他的浴室拆了。哦,还有那瓶掉地上了的医用酒精。

“周!泽!楷!”叶修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你拆我浴室,还嚎个什么!” 委屈的眼神。
woc周泽楷你犯规!明明是你咬了我还拆浴室,干嘛一副我虐待小动物的样子!
叶修有些头疼,心脏如他,但他却一向对这只小狼没什么办法,每次做出这么委屈的神情他就发不起来火。
“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啊,长大以后估计得吃了我啊。”
叶修靠近,摸了摸周泽楷的银毛,“算了,给你洗好了,这是最后一次啊。”
“嗷!”

周泽楷躲闪的身形不似刚才那般灵活了,甚至有些笨拙。他只是狼,速度无法快过子弹。他的左腿被一发子弹击中了,但在他浑身血污的遮挡下难以发现。
勉强跃起扑倒敌人的脸上,尖爪割喉,便想跳起前往下一个敌人,敌人太多,他没有时间,绝不能拖沓。
却不想那人却未死,对着周泽楷的背部就是一枪。
爪子钝了啊。周泽楷有些不满,他无暇感受背后被打入一发子弹的痛苦。他快速张开狼口,用狼牙咬断了敌人的咽喉。以后不能用牙咬叶修了啊,他有些痛苦。
快速飞下落地,他必须快。动物野性的直觉告诉他,他也许会因为背上那一枪死去。他别无选择,只能快,快,快!快一点杀光所有的人就可以,就可以……救下叶修!
周泽楷离开叶修是在叶修捡到他两年多后,周泽楷三岁时。
那天来的其实毫无征兆。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趴在落地窗前,享受着午后阳光的沐浴,盼望着窗前出现那人的身影。
阳光暖烘烘的,让周泽楷微咪着眼。他已经不是一只小狼了,一身银毛威风凛凛。可在叶修面前,他却是与外表完全不符的温顺。他,最喜欢叶修了。
希冀已久的身影终于出现。
“嗷!”周泽楷有些兴奋,扑到门口,等待着叶修的归来。
咔嚓一声,门开了。周泽楷敏锐地闻到血腥味,和以往叶修杀完人带来的不同,而是浓郁的带着叶修气息的血味。
“嗷……”看到叶修时,周泽楷全身的血液几乎逆流。叶修衣衫褴褛,遍体鳞伤,脸上的伤口还在向外淌血。
“小周,你想吃了哥不成?”
周泽楷的兽瞳因愤怒染上的血色终于逐渐消散了下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掉头冲回房间,叼了个医药箱回来。
“行啊,小周,谢啦。”
叶修虽说口头总念着不要后勤医生,此时做起包扎来倒也熟练。
“小周,你都这么大了啊。”
“感觉好像捡你回来还是昨天似的啊。”
“转眼就这么大了啊。”
大概是正在干医疗的缘故,叶修有了医务的优良传统——说话絮絮叨叨。
“嗷……”难得叶修这么温和地和自己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话,周泽楷大概有了些预感。
“那你说,”叶修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正视着周泽楷的金色兽瞳“我是不是该送你走了啊。我可能会……”
周泽楷那时并不理解叶修所说话的含义,他只是遵循着本能一下子扑在了叶修身上舔舐掉叶修脸上的血。很美味,这是他的感受。
后来啊,就没有后来了。
叶修带着他来到了他真正的家庭,而他也再也没有机会尝到叶修的血了。

周泽楷不计代价地进攻,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加,敌人也在逐渐倒下。
血滴答溅下,朵朵血花绽放出最鲜丽的红色。
周泽楷累了。毫无顾忌地爆发的后果就是现在的体力不支,可是,在他的面前,还有刘皓。
他不能倒下,绝不能!身后是叶修,那个他说过最喜欢的叶修,绝不容忍让任何人伤害!
周泽楷直冲!他的左腿难以动弹,全凭右腿的高强度爆发前行。
刘皓不惧,举枪就射。以他的枪法,射中体力身体大不如前的周泽楷简直轻而易举。可惜,他算漏了一点。
子弹射入周泽楷柔软的腹部,可周泽楷却依旧扑了下来,獠牙死命刺入咽喉,刘皓欲掐住周泽楷脖子,却被周泽楷爪子用力一拍阻碍了,晚了半拍,可就这半拍,送了刘皓的命。 伏在刘皓尸体上喘息,喷出长长的白色雾气。
好冷。
周泽楷想爬到叶修身边,却已经无法支撑着站起,他只能靠前爪缓慢向前挪动。
好累。
本就中弹一片血肉模糊的腹部被地上的小石子磨砺,又划出一道道更深的血痕。
好痛。
周泽楷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如此的接近死亡,就像多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样。只是,这次,没有叶修来接他了啊。
好想好想再接近那个人一次啊。
一滴滴雨滴砸向大地,雨,终于下了。
叶修对这只戒备的小狼一脸头疼。
“安分点!要包扎!”
小狼却依旧后退,踩到了叶修摊开的书上,血糊到了几个字。
“算了,先取个名字!”
叶修一边按着小狼包扎,一边冥思苦想。
啊,期待叶修能想出来真是太天真了。
叶修眼睛一撇,看见书上血糊的几个字,眼睛亮了:“你自己定的啊,小周!你以后就叫周泽楷好了!”
于是,某只不知所云的小狼正式有了名字——周泽楷。

“小周……”
“小周!”
叶修惊醒,他做了个梦,梦到了那只他养过的银狼。
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他记得自己被嘉世追杀,全身重伤,然后……
“老大!你醒了!”
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个。“包子。”原来自己已经在兴欣了啊。
“老板娘她们还在睡!我去叫他们!”
“算了,醒了再说吧。”叶修看看外面漆黑的天色,试着动弹了一下,疼到不行,倒吸一口凉气。
“老大你都昏了一天呢!诶现在天都快亮了呀!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呢!”
不明白这三句话中的逻辑的叶修表示早已习惯。不过昏了一天这事倒是让他挺意外。
“老大,小周是谁啊?听你一直在念诶。”
“……一只狼,我养的。”
“老大你好酷!还养狼!”
“后来被我放了。”叶修脸上出现罕见的温柔,“假如他还活着的话,应该已经有了小小周吧。”好想再见一面啊,小周。
黎明,终于破晓。

心脏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极力地想拒绝ooc,却做不到QAQ

和关键词好像没有任何关系系列

唔,群里是子凡

 

 “前辈好。”这是喻文州和叶秋说的第一句话。

“前辈好久不见呢。”这是喻文州和叶修说的第一句话。

喻文州其实有时候会想,自己为什么每次叫叶修都要加上前辈两个字,明明那是自己喜欢的人呢。他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少天,羡慕他可以自然地说出叶修的名字,而自己却只能在名字后喊出一声疏远的前辈。

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轮,蓝雨对阵兴欣,输了,对,没错就是输了。在常规赛里两胜兴欣的他们在季后赛里输了,输掉了他们一年的努力,输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批评,声讨蜂拥而至。

战略、战术、判断、发挥、意识……凡是能想到的地方,蓝雨战队都被指责了一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作为队长,喻文州也是被批评得一无是处。却也只是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静静地听着,时不时还用眼神制止黄少天的炸毛。

喻文州就那么坐着等到所有人都说完了,声音止住之后,开口了:“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对蓝雨的关心和厚爱。诸位都很替蓝雨着急,都是为蓝雨好,这点我很清楚。”却又话风一转,颇为强硬的说:“但是……即使是为我们好,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我们也不能接受。”接着,喻文州一个一个的反驳了那些记者,最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话结束了这场记者招待会:“那么……谢谢大家,我们下个赛季再见。”

蓝雨战队就退场了。

走出通道,队友们散的散,开始了各自的假期。

喻文州抬眼看着场馆,没有出声。

“哟,文州,你小子缅怀什么呢。”一道男声突兀响起。

“前辈。”喻文州转身,看见了来人,是叶修。

“你伤感什么呢,败在冠军队手里有什么可耻的。”叶修叼着烟,笑的有些欠扁。

喻文州只是微笑,没接话。

叶修取下烟,笑着说:“文州,不准备尽下地主之谊?请前辈吃个饭什么的。”

“嗯?好啊。”喻文州笑:“不过,既然比赛是前辈赢了,这饭,应该是前辈清吧。”

“呃,这个,文州啊,哥一个老人家,对G市人生地不熟的,太难为我了吧。”

喻文州笑的愈加温和,“那,还是我请吧,正好,我知道一家挺不错的餐厅,前辈走吗?”

“走吧,老板娘那边我说过了。”叶修掉头,大步走了。

“前辈,等下。”

“还等什么呢。”

“你走错方向了。”

“呵。”

走在路上,两个人都有默契的没有说话。喻文州只是盯着叶修浅浅的笑,叶修则是一副在神游的样子。

走到餐厅,喻文州和叶修找了个靠窗的双人位置坐下。

喻文州微笑着礼貌的从服务员手上接过菜单,递给了对面的叶修:“前辈先点吧。”

“那我就点了。”叶修毫不客气地接过菜单,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唔,都不大熟啊,算了,还是文州你点吧。”

喻文州抿抿唇,想了想,报了几个菜名,都是清淡的小菜。

“哟,文州挺有心啊,知道哥吃不了辣。”叶修调笑,“唔,文州其实你暗恋哥吧。”

喻文州眯着眼笑,不接话。只是不停用手指敲着桌面。

场面一时又沉默了下来。到是喻文州又挑开了话题:“前辈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叶修挑眉,:“单纯谈心不行吗。”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着看他。

叶修慢腾腾地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上火,又取了下来:“唔,别笑那么阴嘛,文州,真的只是谈个人生而已嘛。就算你心脏也别把别人想的像你一样心脏嘛。”

“彼此彼此,还有,这里不准抽烟的。”

“啥,不准抽烟,咳咳,不早说,还有啊,文州,找个不能抽烟的地方不会是你故意的吧。”

“我说不是前辈信吗?”

“得,你们这群玩战术的心都脏。”

“说得好像前辈不玩一样呢。前辈不也挺在行的吗。玩战术什么的。”

“人老了,不行了啊,哪比得上你们这些人。”

……

就这么闲扯着,菜也就上了。喻文州和叶修也不急着吃,一边聊一边慢慢腾腾地往碗里夹菜。

“文州,你知道今天你们为什么会输吗?因为我们兴欣用了秘密武器啊!”

“哦?前辈会告诉我是什么秘密武器吗?”

“当然是我啦。”

“前辈真是……”太可爱了,喻文州没有说出心里的四个字,而是就此打住,换了个话题。

“前辈准备什么时候回H市呢?”

“明天吧,今天老板娘他们去庆祝去了。”

“诶,那前辈……”

“咱这不是来安慰后辈了嘛。”说着,叶修夹了一筷子菜,“文州,加油吃嘛。浪费粮食不好。”

“前辈也好好吃啊。”喻文州自然地夹了菜放进叶修碗:“很辛苦吧,一直以来。”

“还好啊,老人家虽说禁不起折腾,但教育一下你们还是可以的。”

喻文州不理会叶修的垃圾话,只是微笑着继续给他夹菜:“来,前辈,试试这个,G市特色呢。”

“哎呦喂,文州啊,哥碗里都被你堆成山了。”

喻文州微微一笑,“照顾客人不是应该做的吗?嗯?”

“喻文苏啊,怪不得万千少女每天哭着喊着要给你生猴子。”

“话说文州啊,你是怎么看哥的?”

“诶,”叶修话题跳转太快,喻文州竟短暂地没反应过来,但作为战【xin】术【zang】大师的他还是很快回答了:“对荣耀很执着,坚定,伟大。”并且是我喜欢的人。

“呵,随便说说嘛,别这么官方。”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饭。

喻文州放下筷子,思索了一会儿,还是认真地回答了:“是个疯子。”

“哦?”

“前辈疯了,透支自己的身体去取得荣耀,连自己都不顾的人不是疯子是什么。”

“呵。”听着喻文州的话,叶修笑了起来:“哥喜欢荣耀,愿意为他疯上一把,更何况,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啊。”叶修笑着道:“真的,好想抽烟啊,文州看你选的什么地方。”

喻文州没说话,也不动。又一段沉默以后,突然,他缓缓开口:“叶修。”

“啥。”

“我喜欢你。”

……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死一样的寂静之后,叶修突然说:“来,我们先吃饭。”说着,也不理喻文州什么反应,直接埋头开始吃。

“叶修……”喻文州不吃只是看着他。

“呵呵……那啥,文州,你刚刚什么也没说对吧。”吃着吃着,叶修突然抬头说。

“我说了,我喜欢你。”喻文州微笑着。

“嗯?”

“我喜欢你。”

“文州你说笑呢。”

“前辈想让我说第四遍吗。”

“不,不用了。”

“前辈既然想再听一遍,我就最后说一次吧,我喜欢那个姓叶名修的前辈呢。”

“诶诶诶诶。”

恭喜首次获得告白的心脏前辈一不小心掉落了自己的心脏呢。

“文州啊,我我我接受了!”

“诶,那么前辈就属于我了呢。”

“……”某前辈表示自己脸红了。

 

【因为上面不知道结局是什么鬼,所以重来病娇版,注意,此处脏是四声。不喜病娇的就算了吧。】

喻文州微笑着划开了那人的肌肤,长久没有日照的宅男皮肤雪白的,配上鲜红的血显得有些妖娆。

“哎呀,心脏,心脏一不小心掉出来了啊。”“唔,该怎么办呢,吃掉怎么样?”

 

be三十题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阿修,阿修。“苏沐秋看着叶修的睡颜喃喃地说:”为什么啊,你永远看不见我。明明我那么喜欢你,那么喜欢着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2 反目成仇

陶轩有两个秘密。一个是他喜欢叶秋,哦,也就是叶修;还有一个是他逼叶修走是因为他想逼叶修与他反目成仇,让这个注定不属于他的人记住他。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叶修是单恋,一辈子的单恋。因为,他恋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4 分手

叶修把黄少天叫了出来。对面的剑圣喋喋不休地说着话,说的话大多是关于今天做了什么。叶修只是笑不说话。黄少天却突然停了下来。顿了几秒,黄少天突然说:“叶不羞你一直不说话,笑那么阴干什么,你还真心脏啊,再说,你笑的又没有我们队长好看,你说句话……”“黄少天,我们……分手吧。”黄少天愣住了。那一整天,他都没有再说话。

5 与爱无关

孙翔喜欢叶修,一直喜欢。他想要拿到一叶之秋,然后告诉叶修,自己喜欢他。可是,叶修却和周泽楷在一起了,孙翔找到叶修,如是说道:“我要打败你,与爱无关,仅为祭奠。”【其实叶修听完后愣了,因为他不造孙翔喜欢他=。=

6 报复

叶修死了,死在了苏黎世,车祸。叶秋得知后笑了:“混账哥哥,这就是你丢下我十年的报复啊。”笑着,叶秋点燃了汽油,房里燃起熊熊烈火。

7 七年之痒

王杰希跟叶修分手了。不是因为不合而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一起,从第三赛季开始到第十赛季。从一开始的甜蜜到后来的淡然,七年的时间磨平了一切,七年之痒,谁都逃不过。

8 错过一世

周泽楷现在不管别人问什么都会很认真的回答,不会再说“嗯啊哦”之类的话,因为他曾经因为这些话和一个叫叶修的人错过一世。

9 杀了你

好想好想杀了你,让荣耀教科书躺在我的床上,用舌头扫过你的每一寸肌肤,用你的眼珠做成灯照亮我的房间,我要一点一点地把你吃下肚去,我好爱你。杀了你,你一辈子就只属于我了,我亲爱的叶修。

10 一直都是骗局【接4】

黄少天最近很沉默颓败,因为叶修和他分手了。喻文州看不下去了:“少天,前辈死了,我们都很难过,但是,你这样下去不行,前辈也不希望你这样吧!”黄少天愣了,没有说一句话。第二天,黄少天割腕自杀。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喻文州出车祸了,叶修得知后崩溃了,他知道后冲到了病房,对病床上微笑着的人说:“对不起,文州,我不该在那一天提分手的。”喻文州只是笑,“抱歉,我不认识你。”

12 无爱亦无恨

刘皓和叶修是恋人。可是刘皓讨厌叶修,讨厌他的说教,讨厌他所坚持的荣耀。于是刘皓联合嘉世其余队员排挤叶修走了。叶修走的那天,大雪纷飞。叶修走时对刘皓笑了笑:“我不恨你,却也不爱你了。你……好自为之。”刘皓知道了,这是叶修对他最后的温柔。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我有一个恋人,可惜我现在再也触碰不到他了。”苏沐秋一脸温柔地笑着说,眼角有丝丝泪水划过:“真可惜啊,还想和他一起玩荣耀呢。”

14 从未相遇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挺残忍的。”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苏沐秋,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我们从未相遇。”

15 无知伤害

众所周知叶修是一个很嘲讽的人,却也是个温柔的人,可是,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永远在伤害喜欢他的人。

16 我们都老了

“老韩,再见。”

“告诉我理由,叶修。”

“我们都老了。这算理由吗?”

17 如果当时……

张佳乐苦笑:“如果当时我没有那么执着于冠军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啊。”张佳乐的手抚过墓碑:“叶修,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你那儿有四个冠军,我有四亚,刚好可以在一起呢。”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缥缈的声音毫无感情波动。

周泽楷垂下头,攥紧了拳头:“前辈”

叶修的声音依旧缥缈:“可是他死了。”

19 痴人说梦

叶修那个人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人,他只属于荣耀,任何想要他的人都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20 玩笑而已

“叶修,我喜欢你”张新杰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的开口。

“开玩笑呢,脏心杰。哥可是老年人,经不起吓得。”

“是啊,开个玩笑。”张新杰鲜少的笑了。

可是,有人知道吗?张新杰从不开玩笑。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叶修用君莫笑和苏沐秋一起带领兴欣夺下第十赛季的冠军。可惜,这注定只能是梦里的圆满结局。

22 厌倦

“叶修,我不要喜欢你了。”方锐轻轻地说,“跟着你,太累了啊,我已经厌倦了,这种追赶。”

23 粉碎性自尊

前辈,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把我的一片真心弃之不顾,践踏凌辱呢?我喜欢你啊,叶修前辈,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人哪呢?前辈,我的自尊已经被践踏粉碎了啊。叶修,看我一眼好不好,我明明那么爱你呢。前辈,你喜欢我好不好。

24 多余的人

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了。苏沐秋看到时哭了:“阿修,我喜欢你呢,我每天都有看着你呢,现在你也不属于我了呢,我……果然是多余的人吗。阿修,再见了,多余的人要消失了呢。”

25 相思相忘

苏沐秋,我会忘了你的,想念什么的对我这个老人家来说,太累。——不若相忘,奈何相思。

26 生离死别

“生离死别?那是什么,我和阿修以后都不会有这种痛苦了。你问我为什么?因为,因为我已经死了啊。“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叶修,我……”

“嗯?”

“没什么。”

“呵。”

真蠢啊,自己,孙翔这样想,到死都没说出口啊。那句“我爱你”。

28 “请回头看看我”

“文州,走了,外面冷。B市可比不了G市啊。“

“前辈,请回头看看我。“喻文州面无表情。

“文州啊,又不是生离死别,只是分手一段时间而已,我们都冷静一下。“

“前辈,那,如果这样你会我吗?”喻文州从高楼上一跃而下,眼神一如最初的温柔。

29 撕毁梦想

陶轩知道叶修的梦想是什么,可是他想撕毁这个梦想,这样,他亲爱的小队长就会属于他了吧。

30 无爱者

苏沐秋是个无爱者,因为他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了。

==============================================

唔,纯新练手。。写成病娇是我的错QAQQQQ撞梗的话请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