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狼王周×杀手叶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多bug,酒喝多了写的。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个品种的狼,我造的!语死早系列!

快要下雨了。
周泽楷讨厌这样没有月亮的夜晚,虽然它身处这座钢铁森林里也看不见月亮。
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它,准确来说是对准了被周泽楷遮在身后的身体。
叶修,嘉世王牌杀手,昔日在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如今却昏迷不醒的倒在血泊里,浑身沾满血污,还被十几把枪指着,生命危在旦夕。
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就是叶修如今的境地。不过好在,他还有周泽楷。

周泽楷在被他捡到时还是个小狼崽,也许是因为周泽楷与众不同的银色毛发,也许是因为叶修那时想着吃点狼肉好过年,更也许是因为叶修从周泽楷金亮的瞳孔中读到了什么——他们是同类,一样的高傲,一样的孤独,一样的……强大。

真是好笑,叶修在看出这一点后嘲笑了自己,一个小狼崽,有什么强大的?真是,越来越活回去了。

洋洋洒洒的瓢泼大雨,冲洗掉了周泽楷身上的血污,叶修举着伞站在雨中,隔着雨雾凝视着周泽楷。

叶修摸摸下巴,蹲下身,把伞往周泽楷的方向移了移,挡住了雨,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后背被浸湿了。他用着罕见的温柔,轻柔地抚摸着周泽楷湿漉漉的银毛,向这只奄奄一息的小狼发出了邀请,

“要和哥一起回家吗?”

刘皓举着枪,一脸冷笑,他一手策划了一切,目的,就是达成眼前这幕好戏。现在,只需要他的手指轻轻一动,就可以砰的一声,把那位高傲到不可一世的斗神给咔嚓掉了呢。一想到这一点,他的手就在激动的发抖呀,怎么办呀,要是一不小心草率的就开了枪没有记录下这伟大的一刻,岂不是要后悔终生?

周泽楷冷眼盯着步步逼近的刘皓,肌肉收缩,时刻打算扑上去撕咬。

刘皓却毫不在意一旁的周泽楷,一头白化病的白毛狼而已,何足挂齿?在他的身后,可是有嘉世的十几精英人马。

“堂堂斗神啊,却落到今天的地步,后悔当初拒绝我了吗?”也不管叶修到底能不能听到,刘皓冷笑道:“哈哈哈,我就是想要看你后悔的样子啊,可惜呀,你却要在昏迷中就死掉呢,真是可惜啊,看不到高傲斗神的下跪求饶后悔的样子了呢~而且,旁边这头狼好像想把你吃掉呢,葬身狼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毕竟,像你这种人,入土为安都算污染土地!”

昏暗的灯光下,刘皓越说越兴奋,手舞足蹈,浑然未察觉危险的悄然接近。
“刘堂主!小心!”
可惜喊叫来的有些迟了,周泽楷已经落下,一身银毛闪耀,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银鬓的血污,那是刘皓手腕的血。
刘皓的枪也随之落地,被周泽楷爪子一抓,丢到了身后。
“杂种!”刘皓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抓废了手腕,心中大为恼火,也顾不上什么风度,对身后的手下大喝一声:“开枪!”
众人得令,正欲对着叶修开枪,却又被刘皓咆哮着制止:“对着那只狼!叶修,只能由我亲自动手处死!”
枪头调转,对准了周泽楷。
周泽楷却毫不畏惧,纵然没有月亮,但这昏黄的光线,空气中散发着的甜美血腥味,也足够激发出他生命本能的血性了,他可是狼王啊!真正意义上的银色狼王!
爪子向后狠命一抓地,这是要进攻的征兆。
枪声响起,子弹四飞,周泽楷不躲不避,反倒高高跃起,直扑敌人的脖颈。尖利的指甲弹出,在脖颈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飚射出,在空中划出一幅优美的画面。周泽楷沐浴在血中,一身华美的银毛被血浸染,尊贵的金色兽瞳血色越来越浓。嗜血,对,周泽楷想要见血,想要撕裂掉眼前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那个曾经站在他身前,如今却躺在他身后的人。
周泽楷转眼杀掉一人的疯狂举动,竟把眼前这群常年在刀尖上舔血的杀手一时震慑住了。一只白狼,尽能转眼杀掉嘉世一位精英杀手,这太疯狂了。
周泽楷可不管这帮人类怎么想,他不断在枪林弹雨中跃起,指甲,尖牙,他用着他所有的手段收割人类的生命。鲜血彻底将他变为了一匹血色的恶狼!
叶修看见这样的自己是不是会生气呀?周泽楷享受着血雨的沐浴,有些难过的想,叶修最讨厌一身脏的自己了。

叶修讨厌给周泽楷洗澡,每次给周泽楷这只小狼崽洗澡,自己就会被迫也被洗一次。明明自己最讨厌洗澡了啊!

“小周啊,要不咱们商量一下,你乖一点,自己去洗?”叶修也不管周泽楷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一脸贱笑地跟周泽楷“商量”。

可周泽楷却只是像只小狗似的摇摇灰扑扑的尾巴,金色的瞳孔一愣一愣地盯着叶修。

“别跟老子卖萌!”叶修受不了周泽楷这种湿漉漉的眼神,“你看你,银毛都成灰色了!小心哥不要你了!”

周泽楷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叶修说不要自己,摇动着的尾巴放下,尖尖的耳朵有些蜷缩,银毛小狼这幅样子,是个人都会觉得可怜。

叶修到底还是个人,叹口气,“你丫不是狼吗,有点威风凛凛的样子行不,你还打算以卖萌为生啊!”说着,抱起了周泽楷,往浴室走去。

周泽楷被叶修抱起,心里有些撒欢,伸出粉色的小舌舔了舔叶修的右手。叶修的手一向娇贵敏感,被周泽楷这一舔,叶修有些受不了,一下想缩回右手,却被周泽楷顺势咬住。

“卧槽!周泽楷你大爷!这还咬上了!”

叶修有些怒,这可是吃饭的东西!他又不会用左手,咬坏了,难不成以后左手杀人!
“嗷。”周泽楷看着叶修阴沉的脸色,放开了牙。小狼的牙不大,但也尖利到足以撕咬猎物。好在周泽楷没太用力,只给叶修的手上留下一排渗血的牙印。

“周泽楷!”叶修心疼的看看自己的右手,这狼熊的!“今天你丫自己洗!”

叶修揪着周泽楷丢进了浴室,给浴缸里放了水。随后离开了浴室,去找消毒酒精。
叶修的家比他本人还要邋遢,整个摆放乱七八糟。叶修翻了半个家才找到医药箱,搞得叶修十分怀疑假如他急需急救,会不会还没找到医药箱就
先失血过多身亡了。虽然,他可能一辈子没这种机会,毕竟他可是杀手界的教科书嘛!
还没涂呢,周泽楷却从浴室里传来一声狼嚎,吓得叶修失手把唯一一瓶医用酒精掉在了地上,玻璃破碎,酒精四溢。不过叶修也没管,因为他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狼他喵的不会水啊!
急忙赶到浴室,却被眼前的狼藉惊呆了,镜子,瓷砖上到处是划痕。对,没错,就在他翻箱倒柜这段时间,周泽楷把他的浴室拆了。哦,还有那瓶掉地上了的医用酒精。

“周!泽!楷!”叶修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你拆我浴室,还嚎个什么!” 委屈的眼神。
woc周泽楷你犯规!明明是你咬了我还拆浴室,干嘛一副我虐待小动物的样子!
叶修有些头疼,心脏如他,但他却一向对这只小狼没什么办法,每次做出这么委屈的神情他就发不起来火。
“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啊,长大以后估计得吃了我啊。”
叶修靠近,摸了摸周泽楷的银毛,“算了,给你洗好了,这是最后一次啊。”
“嗷!”

周泽楷躲闪的身形不似刚才那般灵活了,甚至有些笨拙。他只是狼,速度无法快过子弹。他的左腿被一发子弹击中了,但在他浑身血污的遮挡下难以发现。
勉强跃起扑倒敌人的脸上,尖爪割喉,便想跳起前往下一个敌人,敌人太多,他没有时间,绝不能拖沓。
却不想那人却未死,对着周泽楷的背部就是一枪。
爪子钝了啊。周泽楷有些不满,他无暇感受背后被打入一发子弹的痛苦。他快速张开狼口,用狼牙咬断了敌人的咽喉。以后不能用牙咬叶修了啊,他有些痛苦。
快速飞下落地,他必须快。动物野性的直觉告诉他,他也许会因为背上那一枪死去。他别无选择,只能快,快,快!快一点杀光所有的人就可以,就可以……救下叶修!
周泽楷离开叶修是在叶修捡到他两年多后,周泽楷三岁时。
那天来的其实毫无征兆。
周泽楷一如既往地趴在落地窗前,享受着午后阳光的沐浴,盼望着窗前出现那人的身影。
阳光暖烘烘的,让周泽楷微咪着眼。他已经不是一只小狼了,一身银毛威风凛凛。可在叶修面前,他却是与外表完全不符的温顺。他,最喜欢叶修了。
希冀已久的身影终于出现。
“嗷!”周泽楷有些兴奋,扑到门口,等待着叶修的归来。
咔嚓一声,门开了。周泽楷敏锐地闻到血腥味,和以往叶修杀完人带来的不同,而是浓郁的带着叶修气息的血味。
“嗷……”看到叶修时,周泽楷全身的血液几乎逆流。叶修衣衫褴褛,遍体鳞伤,脸上的伤口还在向外淌血。
“小周,你想吃了哥不成?”
周泽楷的兽瞳因愤怒染上的血色终于逐渐消散了下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掉头冲回房间,叼了个医药箱回来。
“行啊,小周,谢啦。”
叶修虽说口头总念着不要后勤医生,此时做起包扎来倒也熟练。
“小周,你都这么大了啊。”
“感觉好像捡你回来还是昨天似的啊。”
“转眼就这么大了啊。”
大概是正在干医疗的缘故,叶修有了医务的优良传统——说话絮絮叨叨。
“嗷……”难得叶修这么温和地和自己说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话,周泽楷大概有了些预感。
“那你说,”叶修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正视着周泽楷的金色兽瞳“我是不是该送你走了啊。我可能会……”
周泽楷那时并不理解叶修所说话的含义,他只是遵循着本能一下子扑在了叶修身上舔舐掉叶修脸上的血。很美味,这是他的感受。
后来啊,就没有后来了。
叶修带着他来到了他真正的家庭,而他也再也没有机会尝到叶修的血了。

周泽楷不计代价地进攻,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加,敌人也在逐渐倒下。
血滴答溅下,朵朵血花绽放出最鲜丽的红色。
周泽楷累了。毫无顾忌地爆发的后果就是现在的体力不支,可是,在他的面前,还有刘皓。
他不能倒下,绝不能!身后是叶修,那个他说过最喜欢的叶修,绝不容忍让任何人伤害!
周泽楷直冲!他的左腿难以动弹,全凭右腿的高强度爆发前行。
刘皓不惧,举枪就射。以他的枪法,射中体力身体大不如前的周泽楷简直轻而易举。可惜,他算漏了一点。
子弹射入周泽楷柔软的腹部,可周泽楷却依旧扑了下来,獠牙死命刺入咽喉,刘皓欲掐住周泽楷脖子,却被周泽楷爪子用力一拍阻碍了,晚了半拍,可就这半拍,送了刘皓的命。 伏在刘皓尸体上喘息,喷出长长的白色雾气。
好冷。
周泽楷想爬到叶修身边,却已经无法支撑着站起,他只能靠前爪缓慢向前挪动。
好累。
本就中弹一片血肉模糊的腹部被地上的小石子磨砺,又划出一道道更深的血痕。
好痛。
周泽楷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如此的接近死亡,就像多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样。只是,这次,没有叶修来接他了啊。
好想好想再接近那个人一次啊。
一滴滴雨滴砸向大地,雨,终于下了。
叶修对这只戒备的小狼一脸头疼。
“安分点!要包扎!”
小狼却依旧后退,踩到了叶修摊开的书上,血糊到了几个字。
“算了,先取个名字!”
叶修一边按着小狼包扎,一边冥思苦想。
啊,期待叶修能想出来真是太天真了。
叶修眼睛一撇,看见书上血糊的几个字,眼睛亮了:“你自己定的啊,小周!你以后就叫周泽楷好了!”
于是,某只不知所云的小狼正式有了名字——周泽楷。

“小周……”
“小周!”
叶修惊醒,他做了个梦,梦到了那只他养过的银狼。
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他记得自己被嘉世追杀,全身重伤,然后……
“老大!你醒了!”
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个。“包子。”原来自己已经在兴欣了啊。
“老板娘她们还在睡!我去叫他们!”
“算了,醒了再说吧。”叶修看看外面漆黑的天色,试着动弹了一下,疼到不行,倒吸一口凉气。
“老大你都昏了一天呢!诶现在天都快亮了呀!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呢!”
不明白这三句话中的逻辑的叶修表示早已习惯。不过昏了一天这事倒是让他挺意外。
“老大,小周是谁啊?听你一直在念诶。”
“……一只狼,我养的。”
“老大你好酷!还养狼!”
“后来被我放了。”叶修脸上出现罕见的温柔,“假如他还活着的话,应该已经有了小小周吧。”好想再见一面啊,小周。
黎明,终于破晓。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