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极力地想拒绝ooc,却做不到QAQ

和关键词好像没有任何关系系列

唔,群里是子凡

 

 “前辈好。”这是喻文州和叶秋说的第一句话。

“前辈好久不见呢。”这是喻文州和叶修说的第一句话。

喻文州其实有时候会想,自己为什么每次叫叶修都要加上前辈两个字,明明那是自己喜欢的人呢。他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少天,羡慕他可以自然地说出叶修的名字,而自己却只能在名字后喊出一声疏远的前辈。

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轮,蓝雨对阵兴欣,输了,对,没错就是输了。在常规赛里两胜兴欣的他们在季后赛里输了,输掉了他们一年的努力,输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批评,声讨蜂拥而至。

战略、战术、判断、发挥、意识……凡是能想到的地方,蓝雨战队都被指责了一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作为队长,喻文州也是被批评得一无是处。却也只是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静静地听着,时不时还用眼神制止黄少天的炸毛。

喻文州就那么坐着等到所有人都说完了,声音止住之后,开口了:“感谢大家。感谢大家对蓝雨的关心和厚爱。诸位都很替蓝雨着急,都是为蓝雨好,这点我很清楚。”却又话风一转,颇为强硬的说:“但是……即使是为我们好,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我们也不能接受。”接着,喻文州一个一个的反驳了那些记者,最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话结束了这场记者招待会:“那么……谢谢大家,我们下个赛季再见。”

蓝雨战队就退场了。

走出通道,队友们散的散,开始了各自的假期。

喻文州抬眼看着场馆,没有出声。

“哟,文州,你小子缅怀什么呢。”一道男声突兀响起。

“前辈。”喻文州转身,看见了来人,是叶修。

“你伤感什么呢,败在冠军队手里有什么可耻的。”叶修叼着烟,笑的有些欠扁。

喻文州只是微笑,没接话。

叶修取下烟,笑着说:“文州,不准备尽下地主之谊?请前辈吃个饭什么的。”

“嗯?好啊。”喻文州笑:“不过,既然比赛是前辈赢了,这饭,应该是前辈清吧。”

“呃,这个,文州啊,哥一个老人家,对G市人生地不熟的,太难为我了吧。”

喻文州笑的愈加温和,“那,还是我请吧,正好,我知道一家挺不错的餐厅,前辈走吗?”

“走吧,老板娘那边我说过了。”叶修掉头,大步走了。

“前辈,等下。”

“还等什么呢。”

“你走错方向了。”

“呵。”

走在路上,两个人都有默契的没有说话。喻文州只是盯着叶修浅浅的笑,叶修则是一副在神游的样子。

走到餐厅,喻文州和叶修找了个靠窗的双人位置坐下。

喻文州微笑着礼貌的从服务员手上接过菜单,递给了对面的叶修:“前辈先点吧。”

“那我就点了。”叶修毫不客气地接过菜单,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唔,都不大熟啊,算了,还是文州你点吧。”

喻文州抿抿唇,想了想,报了几个菜名,都是清淡的小菜。

“哟,文州挺有心啊,知道哥吃不了辣。”叶修调笑,“唔,文州其实你暗恋哥吧。”

喻文州眯着眼笑,不接话。只是不停用手指敲着桌面。

场面一时又沉默了下来。到是喻文州又挑开了话题:“前辈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叶修挑眉,:“单纯谈心不行吗。”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着看他。

叶修慢腾腾地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上火,又取了下来:“唔,别笑那么阴嘛,文州,真的只是谈个人生而已嘛。就算你心脏也别把别人想的像你一样心脏嘛。”

“彼此彼此,还有,这里不准抽烟的。”

“啥,不准抽烟,咳咳,不早说,还有啊,文州,找个不能抽烟的地方不会是你故意的吧。”

“我说不是前辈信吗?”

“得,你们这群玩战术的心都脏。”

“说得好像前辈不玩一样呢。前辈不也挺在行的吗。玩战术什么的。”

“人老了,不行了啊,哪比得上你们这些人。”

……

就这么闲扯着,菜也就上了。喻文州和叶修也不急着吃,一边聊一边慢慢腾腾地往碗里夹菜。

“文州,你知道今天你们为什么会输吗?因为我们兴欣用了秘密武器啊!”

“哦?前辈会告诉我是什么秘密武器吗?”

“当然是我啦。”

“前辈真是……”太可爱了,喻文州没有说出心里的四个字,而是就此打住,换了个话题。

“前辈准备什么时候回H市呢?”

“明天吧,今天老板娘他们去庆祝去了。”

“诶,那前辈……”

“咱这不是来安慰后辈了嘛。”说着,叶修夹了一筷子菜,“文州,加油吃嘛。浪费粮食不好。”

“前辈也好好吃啊。”喻文州自然地夹了菜放进叶修碗:“很辛苦吧,一直以来。”

“还好啊,老人家虽说禁不起折腾,但教育一下你们还是可以的。”

喻文州不理会叶修的垃圾话,只是微笑着继续给他夹菜:“来,前辈,试试这个,G市特色呢。”

“哎呦喂,文州啊,哥碗里都被你堆成山了。”

喻文州微微一笑,“照顾客人不是应该做的吗?嗯?”

“喻文苏啊,怪不得万千少女每天哭着喊着要给你生猴子。”

“话说文州啊,你是怎么看哥的?”

“诶,”叶修话题跳转太快,喻文州竟短暂地没反应过来,但作为战【xin】术【zang】大师的他还是很快回答了:“对荣耀很执着,坚定,伟大。”并且是我喜欢的人。

“呵,随便说说嘛,别这么官方。”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饭。

喻文州放下筷子,思索了一会儿,还是认真地回答了:“是个疯子。”

“哦?”

“前辈疯了,透支自己的身体去取得荣耀,连自己都不顾的人不是疯子是什么。”

“呵。”听着喻文州的话,叶修笑了起来:“哥喜欢荣耀,愿意为他疯上一把,更何况,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啊。”叶修笑着道:“真的,好想抽烟啊,文州看你选的什么地方。”

喻文州没说话,也不动。又一段沉默以后,突然,他缓缓开口:“叶修。”

“啥。”

“我喜欢你。”

……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死一样的寂静之后,叶修突然说:“来,我们先吃饭。”说着,也不理喻文州什么反应,直接埋头开始吃。

“叶修……”喻文州不吃只是看着他。

“呵呵……那啥,文州,你刚刚什么也没说对吧。”吃着吃着,叶修突然抬头说。

“我说了,我喜欢你。”喻文州微笑着。

“嗯?”

“我喜欢你。”

“文州你说笑呢。”

“前辈想让我说第四遍吗。”

“不,不用了。”

“前辈既然想再听一遍,我就最后说一次吧,我喜欢那个姓叶名修的前辈呢。”

“诶诶诶诶。”

恭喜首次获得告白的心脏前辈一不小心掉落了自己的心脏呢。

“文州啊,我我我接受了!”

“诶,那么前辈就属于我了呢。”

“……”某前辈表示自己脸红了。

 

【因为上面不知道结局是什么鬼,所以重来病娇版,注意,此处脏是四声。不喜病娇的就算了吧。】

喻文州微笑着划开了那人的肌肤,长久没有日照的宅男皮肤雪白的,配上鲜红的血显得有些妖娆。

“哎呀,心脏,心脏一不小心掉出来了啊。”“唔,该怎么办呢,吃掉怎么样?”

 

评论(1)

热度(11)